5.0

2022-08-31发布:

轩辕剑3之天之痕

精彩内容:


 
  「師父師父,等等我啊。」
 
  陳靖仇追趕著師父陳輔的腳步。
 
  「靖仇,你要是對不付不山腳下的那些小魔物,你就不用來見我了。」 
  陳輔的身形迅速消失在遠方。
 
  陳靖仇是陳國皇室唯一的遺族,陳輔爲了讓他複國,把畢生所修的鬼谷之術 傾馕相授,但是陳靖仇就像他的先人陳叔寶一般,只知風花雪月,對鬼谷之術總 是不用心學習。前些日子陳輔得知上古神器昆侖鏡就在自己所住的山腳下的一個 洞裏,所以今天陳輔就帶東靖仇去尋找。
 
  但話雖這樣說,山腳下的那些魔物陳靖仇還是對會得了的,不僅如此,陳靖 仇還從一個妖怪的身上得到了一件印著「洞察光環」四字的寶環,看來是一件防 身的好東西。
 
  伏魔山是以前昊天大帝鎮壓魔物的神山,妖氣稍重的妖魔是無法靠近的,只 有一些小妖魔才能勉強靠近,陳靖仇很快就擊敗了那些擋路的家夥們來到了陳輔 的身邊。陳輔看了陳靖仇一眼,露出些許贊許的目光,但是爲了不讓陳靖仇得意 忘形,陳輔還是狠狠地訓了他兩句。
 
  陳輔將陳靖仇帶入一個洞中,洞裏的石壁上果然有一塊古鏡(作者語:真見 鬼,鎮壓魔物的古鏡這幺容易就找到了,怎幺這幺多年來都沒人來偷?),陳輔 研究了一下,決定作法除去其寒氣後再將其取下。
 
  片刻之後,寒氣消盡,陳靖仇上前去拿。不料鏡子剛入手,一陣地動山搖的 感覺旋即傳來,一個青黑色的龐然大物從空中逐漸現形……
 
  「是饕餮!」
 
  陳輔大驚:「靖仇快走,這是上古魔物,你我都不是它的對手。」
 
  「不,我們師徒共進退。」
 
  陳靖仇哪肯丟下師傅自己逃生。
 
  陳輔一掌將陳靖仇打出洞外。
 
  陳輔這一掌用了七分真力,陳靖仇哪裏禁受得住,當即昏了過去。
 
  等陳靖仇醒來時,人已經在洞外,洞裏已經被一層厚厚的冰絲封住。
 
  陳靖仇又驚又怕,湊近看去,卻看見師父陳輔正端坐在洞口,又目緊閉。 
  「師父!師父!」
 
  陳靖仇大聲喚著。
 
  「靖仇……」
 
  陳輔緩緩睜開眼睛:「我用畢生功力和元神之力造出這冰絲封住饕餮,當今 世上能救爲師的只有雷夏澤的公山鐵,他是我的師兄,你快去找他,我只能支持 一年,一年之後,饕餮將重降人世,你我之罪深矣!」
 
  「師父放心,我一定找到公山師伯搭救師父。」
 
  「去吧。如果找不到公山師兄,你就走得吧,走得越遠越好。」
 
  說完這句話,陳輔就閉上了雙眼,任陳靖仇再怎幺呼喊也不答話了。
 
  陳靖仇無奈,只得決定當下動身去往北方的雷夏澤。
 
  這一天,陳靖仇來到一個小鎮,這個小鎮是通往北方的必經之路,叫做月河 鎮。不料現在的月河鎮正在舉行什幺祭祀,不准任何人通行,陳靖仇本想憑一身 本領沖出去,但是看守過河的小橋的大漢告訴他一件寶貝的隱藏地,做爲陳靖仇 留下來的交換條件。
 
  陳靖仇想想也不差這幾天,就答應了。
 
  于是大漢帶他去鎮上唯一的客棧後面找到了一個畫著古怪藍格子的寶衣,陳 靖仇帖身穿好,果然覺得身體裏充滿了力量。
 
  當夜,陳靖仇便寄住在這家客棧裏。
 
  可就在陳靖仇打算好好睡一覺,養足精神再上路的時候,這天夜裏他居然聽 見了一陣奇怪的聲音。
 
  陳靖仇是練武之人,耳力自然勝過常人,細聽之下,居然是男女交合之聲。 
  陳靖仇本想努力睡覺,但是那聲音居然越來越大,讓他心詳難捱,于是便披 衣下床,循聲而去。
 
  順著那動人的呻吟聲,陳靖仇來到了柴房外。
 
  陳靖仇聽著那從柴房裏傳達室出的淫詞浪語,心頭火熱,忍不住倚著門縫往 裏望去。
 
  只見一個滿頭銀發的女子只坐在一個男人的身上不停地上下起伏著,口來不 斷地浪叫著:
 
  「啊啊…………好,好弟弟,你的肉棒越來越粗了,姊姊真是……真是愛死 你的肉棒了……啊啊……姊姊的小穴……小穴要崩潰了……啊啊……爽……爽死 姊姊了……」
 
  只聽那女子身下的男人發出聲音來,居然還是個未曾變聲的孩童聲音: 
  「騷姊姊……你很爽幺……那就再用力夾緊啊……」
 
  「嗯嗯……姊姊……姊姊會用力夾緊的……」
 
  陳靖仇在門外看到那一頭的銀發,不禁有些失望——原來是個老太婆嗎? 
  可是聽聽聲音又不像,而且那個男人聽上去聲音尚且年輕,又稱這女子爲姊 姊,如果不是變態,那……
 
  陳靖仇心下疑惑,便走到另一側的窗外,用手捅開一個小洞,張眼望去,卻 是一個只有十五、六歲的女子正騎在一個十一二歲男孩身上不住套弄著。 
  再仔細看去,那少女居然連陰部的毛都是銀白色的。
 
  陳靖仇從未見過如此的女人,胯下的陰莖頓時怒脹起來,挺得老高,忍不住 就對著眼前的這副美景手淫起來。
 
  「姊姊夾得緊不緊……小朔你爽不爽啊……」
 
  那少女雙手抓著自己的一對椒乳,用力地擠捏著已經有點變得褐色的乳頭, 問著身下的男孩。
 
  「好爽啊……小雪姊姊……我快要射了……」
 
  「好……好啊……啊啊……嗯……你是要射在姊姊的小穴裏……還是嘴裏啊 ……」
 
  「我想射在你的嘴裏啊……」
 
  「嗯……那……那你再忍一下下,讓……讓姊姊高潮了再替你吸出來好幺?」 
  「好的,我會忍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姊姊的淫肉穴……快……快溶化了 ……啊啊……小朔……快……快用力捏姊姊的陰蒂……姊姊快要來了……」 
  接著,陳靖仇聽到了一陣「吱吱……」的聲音,想是那男孩在捏搓那少女的 陰蒂,那少女徒然尖叫起來:
 
  「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啊……用力啊,……用力捏吧… …搓吧……捏破我的陰蒂……搓爛我的賤屄……姊姊的一切都是你的……啊啊… …爽……爽死姊姊了……啊……」
 
  那少女最後發出一聲大得驚人的尖叫,雙手用力捏住自己的雙乳,一股奶水 從奶頭上標射而出,下身也同時標出一股濃濃的陰精,一股異常的香味溢了出來。 
  陳靖仇見了,心想若不是這女子已經有孕,那便是她天生尤物,在達到性高 潮時會乳水陰精同時噴出,這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可人兒。
 
  那女子嘶喊了一聲,身子軟軟伏低,趴在那男孩身上不住喘息。
 
  那男孩不信地挺動著下身,急聲道:「姊姊……我快要來了,你的花心磨得 我好爽……我快要忍不住了……你的肉穴收得好緊哦……」
 
  陳靖仇聽了,越發相信這少女是天生的尤物,只恨自己不能沖進房去與那少 女大幹一場,只好不住地套弄胯下那大智若愚得粗如嬰兒手臂的陽具。
 
  只見那少女用力拔起身子,「啵」的一聲,一根巨大的陰莖從那少女穴內露 了出來,陳靖仇一愣——那陰莖雖沒有自己的大,但也絕不像是十一二歲的男孩 之物啊,難道這對男女果真是姊弟,而且都是天賦異秉?
 
  再定睛看去,只見那少女張開櫻桃小數點嘴,努力含住那根巨棒,用力地上 下套弄著,不斷地發住「啧啧……」的淫靡之聲。
 
  剛剛套住了十幾下,只見那男孩下身一挺,「啊」的一聲,一股陽精射出, 那少女大口大口地不斷吞咽著都來不及,兩股精液從她的嘴角流出,最後那少女 實在來不及吞咽,頭一仰將肉棒吐出,一股濃漿噴到那小女臉上,將那少女的眼 鼻頭發都粘了起來,那少女用雙手將頭上臉上的精液不斷地刮到一起再送入嘴中 吞下,淫蕩的樣子看得陳靖仇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濃精標射而出……
 
  但聽那男孩喘著氣道:「姊姊,我還想再來一次。」
 
  「小朔,你剛剛射了這幺多,身體不要緊幺?」
 
  「沒關系的,我覺得我還能再來的。」
 
  「嗯,那好,那姊姊替你再吹起來好嗎?」
 
  「好的,不過這一次我也想玩玩姊姊的小穴。」
 
  「好呀。」
 
  那少女聽了便轉過身來,與那男孩成69式。
 
  這一次那少女的肉穴正好對著陳靖仇,讓陳靖仇看了個清楚。
 
  那個肉穴大陰唇又肥又厚,裏面的小陰唇也翻開露出,顔色一片粉紅,只有 陰蒂居然是紫色的,而且很大很大,像一根小指一般突在外面。那男孩伸出手, 用力掰開那少女的陰唇,擡起頭含住那根陰蒂,像女人爲男人口交般地套弄著, 弄得那少女不斷地發出「嗯……嗯……」的聲音,如果不是嘴裏含著那根大肉棒, 她一定又浪叫起來了。
 
  「姊姊你的屄裏流出好多水哦……」
 
  那男孩張大嘴,一只手套弄著那少女的陰蒂,另一只手已經全部伸到那少女 的肉穴裏不斷地挖掏著,一股股熱熱的淫汁不斷地流入他的嘴裏,時間不長,居 然發出積水的聲音——原來那男孩沒有把淫水喝下去,而是張著嘴不斷地蓄著淫 水。
 
  聽著那流水的聲音,陳靖仇的陰莖再度暴脹,忍不住再次手淫起來。
 
  那男孩推開少女,那少女問道:「怎幺了?姊姊吹得不好幺?」
 
  那男孩指指自己的嘴,那少女當即會意,立刻伏下身與那男孩口對口,將自 己流出的淫水喝得一幹二淨。
 
  見到這樣的情景,哪個男人不血脈贲脹,那男孩的陰莖脹得比剛才還要大。 
  「姊姊,這次我想幹你的後庭。」
 
  「好的,姊姊這就來。」
 
  那少女用力分開自己的屁股,對著那根高挺的肉棒努力坐了下去,居然發出 了「唧」的一聲,讓門外偷看的陳靖仇差點忍不住又射了出來。
 
  「姊姊的屁眼怎幺樣?還沒有松吧?」
 
  「嗯……姊姊的屁眼真好,真緊呀……我還以爲上次你和那個路過客官的馬 幹過以後會松掉,沒想到還是這幺緊,真是太棒了……」
 
  「啊啊……只要小朔你高興……嗯……想讓姊姊怎幺樣……姊姊就怎幺樣… …嗯嗯……」
 
  那小女不斷地起伏著,一頭銀發飄散在空中,讓陳靖仇覺得绮麗無比。 
  幹了好一會兒,只聽那男孩道:「姊姊,還是幹你的屄吧……」
 
  那少女便拔出那根肉棒,對准自己的肉穴塞了進去:「好的,還是讓姊姊的 肉穴來滿足你吧……」
 
  「不是的,我是想幹姊姊你的尿道啊……」
 
  那少女遲疑了一下道:「小朔,昨天你把我的尿道幹破了,我今天好痛,過 兩天再幹好不好?」
 
  不料那男孩大怒:「臭賤屄,爛貨,我要幹你的尿道有什幺不可以?你身上 別的洞我都幹膩了,我就要幹尿道。再說你剛才還說我想要怎幺樣都行的……」 
  那少女無奈,只好用力分開自己的陰唇,又用兩根手指抵開尿道口,緩緩地 往那根肉棒上坐去,剛進去個龜頭,一股鮮血就從尿道裏流了出來,那少女慘呼 一聲,伏在那男孩身上不敢再動,那男孩伸出雙手抱住那少女的後腰用力一壓, 一根肉棒全根沒入,那少女一聲慘叫,鮮血登時狂流而出。
 
  陳靖仇看得火大,正想進去好好教訓那個男孩,卻發覺自己胯下巨陽高聳, 若是進去實在太過難看,只得做罷,但是再看下去卻也沒了那份心情,只好回到 客棧用棉花塞住耳朵睡去。
 
  第二天一早,陳靖仇付了店錢,准備到村裏轉轉,卻發現一群人正在抽簽。 
  陳靖仇過去一問,才知道原來這個村竟然要用活人祭祀,大家正在抽出誰去 當活祭品。
 
  陳靖仇眉頭緊鎖,本想出手幹涉,但想到自己身負救出師父的重責,萬一出 了什幺差錯豈不悔之晚矣,便走了開去。
 
  傍晚時分回到客棧,卻看見一個十來歲的小男孩拄著一根拐棍正在哭泣。 
  陳靖仇見他哭得傷心,便上前詢問,這才得知剛才的抽簽抽中了村上大夫的 女兒,這男孩的姊姊爲了讓那大夫醫治這男孩的腳,自願代那大夫的女兒去當活 祭品。
 
  陳靖仇聽了,心裏倒對這男孩的姊姊敬佩起來,便決定去看看這男孩的姊姊 是何等樣人。
 
  誰知到了祭祀的地方才發現,原來那男孩的姊姊就是昨晚那個在柴房中與人 交合的白發少女。
 
  陳靖仇微一思索便即明了,定是昨晚後來那男孩嫌這少女不配合,幹得不爽, 便對這少女發脾氣,傷了這少女的心,這少女傷心欲絕,決心一死。
 
  「真是個愛護弟弟的好姊姊。」
 
  陳靖仇忍不住贊贊道,當下決定營救這個少女。
 
  不料正想到這兒,衆人居然將這少女推進一個深洞之中散去了。陳靖仇大驚, 連忙縱身跳入,再看那小女已經昏了過去。
 
  陳靖仇抱起這少女,只覺入手軟玉溫香,令他心搖神簇。再加上昨夜見到的 那場活春宮,令他差點要忍不住當下便要與這少女交合。
 
  還好陳靖仇理性尚在,知道此時此地不宜做這種事,努力壓下欲念,將這少 女弄醒。
 
  那少女醒來,見到陳靖仇,不覺睜著一雙大眼道:「你不是新來客棧的那位 客爺幺?」
 
  「是的,我是來救你的。」
 
  「救我?」
 
  「是呀,這個河神居然要活人祭祀,簡直是個魔鬼,我絕不能袖手旁觀。」 
  少女的臉紅了紅:「那謝謝您了。不過,我是自願的呀。」
 
  「爲什幺?」
 
  「因爲……因爲……」
 
  「是不是因爲你弟弟傷了你的心?」
 
  陳靖仇見到那少女吃驚的目光,便不好意思地把昨晚見到的事情說了出來。 
  「原來……原來您都看見了……我……我……」
 
  「不必不好意思,我對姊弟之間的戀情沒什幺可反對的,只要真心實意就好。」 
  「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少女道:「我弟弟天生就斷了一條腿,我們的父母在我弟弟出生後不久就 死了,大家都說我少年白發是不祥之兆,是我克死我的父母的。我弟弟的腿也是 我害的。所以我爲了補償小朔,所以才……」
 
  陳靖仇這才明白爲何昨晚那男孩從不站起身來,原來是天生少了一條腿的緣 故。
 
  「可那也不必死啊。」陳靖仇道。
 
  少女紅著臉道:「我雖然能和我弟弟相愛,但總不能爲他傳宗接代,他斷了 一條腿,沒有女孩子會吉歡他,我情願用我的命換他的一條腿……」
 
  「你真是太傻了……」
 
  陳靖仇正欲繼續相勸,忽然一個黑影撲來,一擊將他打昏。
 
  那少女大驚,舉目望去,原來是一個魚頭怪物。
 
  少女被嚇得花容失色,想要起身逃走,卻被那怪一把捉住。
 
  只聽那怪言道:「這次送來的貨色倒還有幾分姿色,上次送來的我簡直連食 欲都沒有。」
 
  說著便雙手用力一撕將少女的衣服撕破,露出一副曲線婀娜的身體,一雙玉 乳顫顫巍巍,惹得那怪一陣吸吮,吮得那少女忍不住性欲高漲,一對乳頭漸漸硬 挺了起來。
 
  那怪伸手到少女下體一摸一扣,道:「原來你早已不是處女,這樣也好,也 讓我多幾分樂趣。」
 
  于是便挺起下身,露出一根碧綠色的超巨型的肉棒,連前戲也不做便狠狠插 入少女的穴裏。
 
  那少女的穴果然是極品美穴,雖然淫水不多,居然像個肉壺一般將那根肉棒 牢牢纏住。
 
  那怪也不禁贊道:「好一張美屄,沒想到這月河村裏居然能有你這樣的好貨 色。」
 
  一邊說著,那怪便一邊用力插幹。
 
  先頭那少女還聲聲呼痛,二叁十下插過後,這少女居然由呼痛變爲了叫床了 :
 
  「啊啊……河神大爺……您的雞巴好大……好粗啊……啊啊……爽……爽死 妹妹了……再幹呀……幹死妹妹……幹穿妹妹吧……把妹妹的淫肉穴幹翻幹爛吧 ……啊啊……啊……嗯……我的親爺爺呀……小妹的穴肉都要化了……好……好 滿呀……啊啊……啊……」
 
  那怪站著身幹這少女,把這少女架在自己的肉棒上來回挺動,這少女雙腳騰 空,爲了借力,緊緊地纏住這怪的腰際,淫水順著被肉棒抽插時翻進翻出的穴肉 流到那怪腹部,又彙集流到地上,形成了一灘芳香四溢的淫水窪。
 
  「好女娃……好女娃……我都有點舍不得吃你了……從來沒人能讓本大爺這 幺爽過……索性爲本大爺生個孩子吧……」
 
  「啊啊……我願意……我願意爲河神大爺你生孩子……快……快用力幹我… …把我的賤屄幹穿……把您的陽精賜給我……射進我的子宮裏來……啊啊……啊 ……爽啊……啊……」
 
  那怪幹到性起,伸出長舌,大口大口的唾液送入少女的口中,又手還分開少 女的臀部,把兩根手指插進少女的肛門裏,不斷地挖弄著腸壁……
 
  「啊……好……幹得太棒了……好哥哥……好河神大爺……幹翻小妹了…… 幹死小妹了……小妹的花心都要被插爛了……啊啊……啊……再用力啊……幹死 我吧……小妹願意永遠被大雞巴親爺爺你這樣插幹……啊啊……」
 
  那怪正幹到酣處,這少女卻到了高潮,雙腿死命地夾住那怪的腰,穴肉不斷 地收縮擠壓著肉棒,花蕊和子宮頸口也不斷研磨著那怪的鬼頭,一股股的陰精當 頭淋下,再加上不斷噴出的乳水,讓那怪怪叫一聲,一股濃濃的精液從馬眼射出。 
  由于那怪的肉棒實在太過粗大,居然一滴精液也沒漏出來,這少女的子宮裏 充滿了那怪的精液,連小腹都鼓脹了起來。
 
  那怪正在爽,不料陳靖仇趁機一劍砍來,正中那怪脖頸,那怪一驚,頓化一 股青煙而去,將那少女摔在地下,一股綠色的精液緩緩在從微微張開的穴口淌了 出來。
 
  「你不要緊吧?」
 
  陳靖仇把處于失神狀態的少女喚醒。
 
  「咦?是你?河神大人呢?」
 
  「什幺河神,只不過是一條鲛魚精而已。」
 
  「鲛魚精?」
 
  「是的,一條鲛魚成的精,沒什幺好怕的。」
 
  這少女與陳靖仇說了幾句話才發現自己身無寸縷,頓時羞紅了臉:「對不起, 剛才我……我忍不住……」
 
  「沒關系,這不能怪你的……」
 
  陳靖仇怎幺敢告訴少女自己早就醒了,只是這場活春宮太精彩了所以才沒有 出手呢,所以他也不好對這少女說什幺。
 
  陳靖仇在洞中找到了幾件女子穿的衣服,想來是前幾年的活祭品所留下的, 挑了一件好看又合身的給少女穿上。
 
  在找衣服的同時,陳靖仇還找到了一顆碧綠色的珠子,陳靖仇想想不拿白不 拿,便隨手放進口袋裏。
 
  「哎呀,你受傷了。」
 
  少女看到陳靖仇的手背上破了點皮,驚呼起來。
 
  「沒關系,小傷而已。」
 
  「我會一點點治療的法術,讓我爲您治療好幺?」
 
  陳靖仇一驚,正想開口詢問,那少女已經捧起他的雙手,放進自己的懷中, 用自己的雙乳夾住,輕輕地摩擦起來。
 
  陳靖仇心神一蕩,胯下陽具立即擡起頭來,卻見那少女將陳靖仇的手放開道 :「已經好了。」
 
  陳靖仇擡起手看了看——果然已經好了,不禁又驚又奇地問道:「你學過鬼 谷之術幺?」
 
  「沒有呀,這是我天生的本領,但是只能治皮外傷,重傷就不行了。不然我 弟弟的腿我也能替他治了。」
 
  陳靖仇本想趁機與這少女交合,不料聽到她提起自己的弟弟,心頭那股欲火 登時去了大半:「你真是天生異質呀,讓我傳你些防身的法術好了,免得你以後 被人欺負。」
 
  當下不待那少女開口,便徑自開始傳授起法術的口訣來。
 
  不料這少女竟然過耳不忘,記得清清楚楚。
 
  陳靖仇大爲驚訝:「你的父母叫什幺名字?」
 
  「我父親叫于萬成,我母親叫黃玉蘭,我叫于小雪。」
 
  陳靖仇想了想,記不起武林中有于萬成、黃玉蘭這號人物,也只好做罷,順 手從背包中取出一副精鋼環送給小雪當武器。
 
  「這個送給我幺?那你呢?」
 
  「我是用劍的。」
 
  陳靖仇順手燒了妖怪的洞府,與于小雪出了洞。
 
  「咦,這不是雨皇花幺。」
 
  于小雪驚奇地從洞外石壁上采下了一朵叁色的花。
 
  「這就是雨皇花幺?」
 
  陳靖仇聽師父說過,這種花極爲難得,是具有妙手回春之力的神奇之花。 
  「嗯,我從賀大夫的醫書上看到過。」
 
  ——果然是過目不忘。
 
  陳靖仇暗暗佩服。
 
  「恩公你救了我,我把這朵花送給你吧。」
 
  陳靖仇本欲不收,但想到也許救師父有用,便收了下來。
 
  回到月河村,月河村的景象卻讓兩人大吃一驚。
 
  只見村裏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已經沒有活人了。
 
  小雪大驚失色,急匆匆向客棧跑去,卻只找到弟弟小朔的屍體。
 
  陳靖仇見了,雖然也替小雪悲苦,但是心下也暗暗高興——自己終于有機會 得到小雪這個人間尤物了。
 
  正又悲又喜間,一個身影闖進了客棧:「好小子,居然敢燒了我的洞府,偷 了我的青龍靈珠,把我苦苦栽培的雨皇花也偷走了,還不快快納命來。」 
  陳靖仇定睛看去,正是剛才那條鲛魚精,不由怒道:「這些人都是你殺的?」 
  「當然,他們找你們兩個施美人計來對付我,當然是死有余辜了。」
 
  「你才死有余辜呢!」
 
  陳靖仇大喝一聲,拔劍向那怪攻去,小雪些時也舉環相助,兩人眼見就要不 敵,不料此時陳靖仇袋中的那顆青龍靈珠突然放出一陣光華,陳靖仇頓時覺得力 量倍增,在小雪的掩護下一劍將那怪砍爲兩段。
 
  爲防那將再度變化逃脫,陳靖仇用隨身攜帶的煉妖壺將那怪的屍身收入壺中 煉爲濃血。
 
  這煉妖壺也是一件上古神器,乃是陳國代代相傳的鎮國之寶。
 
  轉過頭去,陳靖仇將正伏屍痛哭的于小雪勸住,兩人合力挖了個大坑,將村 中數十口人都葬在裏面,又專門爲小朔建了一個墳。
 
  陳靖仇想起本地還有一家雜貨鋪,便到那裏去挑了些隨身用具,又到藥房去 拿了些能用得上的應急藥材,看看天色已晚,便決定在此再住一晚再走。幸好客 棧還在,那鲛魚精並沒有毀房拆房。
 
  睡到半夜,陳靖仇只聽見隔壁傳來「嘤嘤」之聲,心知是小雪在哭泣,便到 隔壁去相勸。
 
  誰知推開門進去,見到的卻是小雪正在手淫,淫水已經流了一床,滿屋子的 淫香味。
 
  見到陳靖仇進來,小雪羞得雙頰飛紅,忙用被子蓋住自己雪白曼妙的身體: 「對不起,我每天都和我弟弟做的,現在小朔不在了,我忍不住就……」 
  陳靖仇見小雪紅唇欲滴,心中欲念大熾,走近摟住小雪道:「從今往後,讓 我來代替小朔好嗎?」
 
  小雪又驚又喜,睜開一對美目問道:「陳公子……你……你不嫌我這殘花敗 柳的身子……我……我……」
 
  「小雪,不准這幺說自己……」
 
  陳靖仇說著便吻上了小雪的雙唇,兩人的舌頭頓時糾纏在一起,兩人的唾液 不斷地交流入對方的口中……
 
  陳靖仇胯下陽具暴漲,足有碗口粗細,近二尺長短,小雪見了愛不釋手,雙 手不住地搓弄著陳靖仇的肉棒,陳靖仇也一手揉捏著小雪堅挺的椒乳,一手輕輕 地捏著小雪的陰蒂,讓小雪肉穴裏的淫水泛濫奔湧,不但床單盡濕,還順著床單 滴滴答答流到了地上,這聲音更讓陳靖仇性欲高漲。
 
  陳靖仇推倒小雪,握住自己的肉棒,挑開小雪的兩片陰唇,「吱」的一聲將 陽具插進小雪淫汁淋漓的火熱肉穴。陳靖仇只感到小雪的肉壁緊緊地箍住自己的 肉棒,那種緊密包圍的感覺是從來沒有過的。
 
  陳靖仇深吸一口氣,將小雪壓在身下,將她的一對乳房緊緊地壓在胸口,柔 軟的乳肉和堅硬的奶頭讓陳靖仇一陣沖動,差點便射出陽精,陳靖仇忙穩住心神, 輕輕地挺動下身,將肉棒插在小雪的肉穴中九淺一深地插弄著。
 
  陳靖仇體會著下身傳來的快感,不禁忍不住贊歎小雪的極品性器來:「沒想 到你被那幺粗的肉棒插過,居然還是那幺緊縮。真是絕是美穴呀。」
 
  小雪羞紅著臉:「陳公子,請不要這幺說我,很丟臉的……」
 
  「我沒有別的意思呀,我只是稱贊你的性器……」
 
  陳靖仇漸漸加快了動作,小雪開始還只是輕輕地呻吟,後來終于忍不住浪叫 起來:
 
  「啊啊……啊啊……淫……淫穴好滿……好爽……陳哥哥……你的雞巴好棒 ……啊啊……爽死了……用力……再用力啊……幹死我……幹我……幹我的淫穴 ……啊啊……啊……啊……啊……我的大雞巴哥哥呀……插……插死小妹了…… 小妹的爛穴……啊啊……啊……小妹的騷穴都要被插爛了……」
 
  聽著清純可人的小雪喊出這樣的淫詞浪語,陳靖仇興奮異常,胯下陽具更是 怒脹,如同臼米一般狠狠地插入小雪的陰道裏:
 
  「我幹……我幹……我幹死你……我幹死你這個騷貨……你個浪貨……臭婊 子……用力些夾……挺得高些……」
 
  于小雪翹起雙腿,用雙手扳開,張開那張騷穴,連連挺動下身:
 
  「啊……啊……對……用力幹吧……嗯……幹死我這個騷貨……幹穿我這個 爛婊子……啊啊……我的肉穴……我的屁眼……我的陰蒂……啊啊……我的一切 都是你的……啊……啊……」
 
  陳靖仇用力捏著于小雪的乳房,一股奶水從暗紅色的乳頭流出,只見小雪的 陰蒂紫紅透亮,粗如拇指,又大又挺,陳靖仇感到小雪的陰道內壁一陣有規律的 收縮,子宮頸口裏一股暖流湧出,陳靖仇知道這是陰精,忙將陰莖插在小雪的穴 裏,緊緊地頂著她的穴心,不住地旋磨著,小雪尖叫一聲,居然昏死過去。 
  陳靖仇也不慌亂,將肉棒抽出後,伸手進小雪的肉穴裏抓出一把淫水塗在屁 眼上,然後將肉棒用力挺進肛門,也不管小雪有沒有知覺,只管大肆抽送。 
  果然片刻之後,小雪就被他幹得醒了過來:
 
  「啊啊……啊……陳哥哥……你的肉棒好厲害……還沒有射呀……啊……啊 ……以前我只要一泄……小朔他就忍不住了……你居然還能繼續幹……啊啊…… 啊……好棒……爽……爽死了……啊啊……怎幺樣……小雪……小雪的肛門還… …還舒服幺……啊啊……啊……」
 
  陳靖仇左手捏著她的乳房,右手搓弄著她的陰蒂,小雪興奮得淫水激噴而出。 
  「騷貨……這下……這下你滿足了吧……讓大雞巴哥哥來滿足你吧……」 
  「啊啊……好哥哥……幹得我太爽了……我的肛門都要溶化了……啊啊…… 我的陰蒂都要被你搓爛了……啊……用力呀……再用力呀……啊……」
 
  「我就是要搓爛你這顆爛陰蒂……你這個騷貨……陰蒂居然長得這幺大…… 看我不把你幹死……」
 
  陳靖仇說著,拔出陰莖,將于小雪翻成狗爬式,整根陽具一下全根沒入小雪 的陰道裏,看著小雪的肛門變成一個開著的洞口無法閉合的樣子,陳靖仇一陣興 奮,陰莖再度暴脹,居然頂開小雪的子宮頸口,半個龜頭進入了小雪的宮。 
  小雪只覺得肉穴內部一陣從來沒有過的異樣感覺傳來,一下子泄得一塌糊塗, 眼淚口水陰精奶水尿液全部流出,滿屋的淫香味刺激著陳靖仇全身的每一根神經。 
  「只插一下你就高潮了?這還早呢!」
 
  陳靖仇加大力度,猛烈地幹著于小雪的肉穴,把于小雪幹得浪喊連連: 
  「好……幹得好……好棒……啊啊啊……太爽了……我不要了……這張騷屄 ……我不要了……啊啊插爛它……插爛它……啊啊啊……美……美死了……小穴 美翻了……啊啊……我要上天了……我要上天了……啊啊……再幹呀……再用力 幹我……幹死我吧……我不活了……我的親哥哥呀……啊啊……不……我的親爹 呀……幹死小妹了……小妹太爽了……美翻了……啊啊……」
 
  于小雪一邊浪喊著,一邊居然還伸出一只手和陳靖仇一起套弄自己的陰蒂。 
  陳靖見狀,索性騰出右手,伸進小雪的肛門裏扣挖著。
 
  小雪的肛門內壁剛才被陳靖仇幹得翻了出來,紅嫩的腸壁讓陳靖仇興奮異常, 掏挖的動作越來越大,將整只手都伸了進去,不斷地旋轉著、掏摸著…… 
  小雪終于受不了這份刺激,一聲尖叫,第叁次泄出陰精,噴得整床都是。 
  陳靖仇決心要徹底征服這個美女,繼續狠狠地挺動肉棒,在小雪的的肉穴裏 翻江倒海般地插弄著,把于小雪幹得連連呼喊,連嗓子都喊啞了:
 
  「陳哥哥……好棒……幹得好棒……嗯嗯……我的大雞巴哥哥呀……唔…… 小妹的騷屄這次真的要被你插爛了……唔唔……好棒……嗯……嗚嗚……嗚……」 
  喊到最後,于小雪居然爽得哭了出來:
 
  「嗚……幹吧……幹死妹妹……幹壞我的爛屄……幹穿我的淫內穴吧……嗚 嗚……」
 
  陳靖仇五根手指同時在于小雪的肛門壁上抓扣著,于小雪爽得連自己是誰都 不知道了。
 
  陳靖仇拔出右手,伸到于小雪的面前,于小雪聞到自己肛門裏的味道更興奮 了,一邊啜著陳靖仇的手,一邊不斷地向後挺動屁股,陳靖仇左手用力捏著小雪 的乳頭,小雪的乳頭硬得像石頭一樣,不斷地溢出奶水。
 
  「臭騷貨……你說……我和你弟弟……誰幹得好些……」
 
  「你……你啊……啊啊……嗯……當然是陳哥哥你了……唔唔……你幹得太 棒了……我要來了……我又要來了……啊……啊……嗯…………………………」 
  小雪一聲長歎,居然又昏了過去。
 
  陳靖仇也覺得小雪已經完全被自己征服,便將她仰面放在已經盡濕的床上, 加快插抽的速度,想射出精來,誰知抽插了近百下,居然剛才強忍的射精欲望全 無蹤影,完全沒有一點想射的感覺。
 
  當小雪再次被插得醒過來時,只覺得自己的陰戶又爽又疼:
 
  「嗯嗯……爽……嗯……痛……好痛哦……嗯嗯……我不行了……我真的不 行了……陳哥哥……把你的陽精給我吧……我真的不能再幹了……我的穴好痛哦 ……」
 
  陳靖仇低頭看去,果然于小雪的陰唇被他幹得全部翻在外面,連裏面的穴肉 都翻了出來,又紅又腫,陰蒂都被自己搓破了皮,露出鮮紅鮮紅的陰肉。 
  「我也想射……可是……不知怎幺……射不出來了……」
 
  「停……停一下……好幺……」
 
  于小雪喘著氣道。
 
  陳靖仇不知她想要幹什幺,便停了下來。
 
  于小雪伸出雙手,握住陳靖仇的陽具,將陽具拿了出來,一股熱氣混著淫水 沽沽地淌了出來。
 
  于小雪右手分開自己的陰唇,叉開自己尿道,左手將陳靖仇的陽具抵住自己 的尿道:
 
  「我的這裏陳哥哥還沒有進來過吧……進來吧……很爽的,一定會……會讓 你射的……」
 
  「可是……」
 
  「沒關系的……爲了陳哥哥……我要把我的全部都給陳哥哥……」
 
  陳靖仇一陣感動,便抵住小雪的尿道,努力地向裏插……陳靖仇只感到「唿」 地一下,自己的陽具被一層緊密無比的肉壁死死裹住,同時感到一股熱流流到自 己的腿上,低頭一看,果然于小雪的尿道又被撕裂了。
 
  「對不起……又讓你……」
 
  「不要緊的……陳哥哥……你快幹吧,射了精就好了……」
 
  小雪咬著下唇,小臉煞白。
 
  陳靖仇異常感動,在小雪的尿道中抽插了幾十下,果然感到其爽無比,一陣 酥麻的感覺傳來,知道自己要射了,忙將陰莖拔出,放入小雪的嘴裏做最後的沖刺。
 
  小雪用盡全力地吸吮著,不斷地套弄著,陳靖仇一聲悶吼,大股大股的陽精 湧入小雪的嘴裏,沖進她的食道、胃袋……
 
  小雪一陣嗆,居然從鼻子裏倒流出精液來,一陣咳嗽,陳靖仇的精液頓時噴 了她一頭一臉……
 
  小雪咳了一陣平靜下來,伸出雙手將精液刮進嘴裏吞下,然後溫柔地將陳靖 仇的肉棒吮幹淨,連肛門也舔得清潔溜溜……
 
  陳靖仇幹得身心俱疲,早已沉沉睡去,如果醒著,只怕又是忍不住一頓狂幹, 這下恐怕于小雪的肉穴真的要被幹到破皮爛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