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命书 1-8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19-2-8 04:55 編輯
(序章)

  旭日東升,一抹紅光斜斜地灑來,小河北邊的山坡、別墅、樹林、頓時變得
光彩奪目。

  朝陽之下,一輛黑色的瑪莎拉蒂Gc(Grancabrio),敞篷跑車,
在無人的道路上,環山疾馳,風急火燎,從圍墻最外頭的大門進入,趕向內部。

  這裏沒有別墅群,因爲整片山下數百畝土地,都是個人私有地,建起了高墻
厚院的,一棟棟被黑色柵欄包圍的豪華別墅,歐式小樓造型,出于名家設計,仿
佛一件件藝術精品,陳列在這片僻靜的山坡上。

  別墅小樓的數量並不多,這片被圈起來的土地,更多是庭院造景,遍植玫瑰
的大花園,整齊的紅色玫瑰,在陽光的映照下,如著火一般的燦爛。

  它像一個貴族,站在山坡上打量著對岸的小村子。每次村民們瞧向這裏時,
都會肅然起敬,産生一種仰望皇宮的感覺。

  因爲,這座現代莊園的主人,不僅僅是有錢,有的也絕不僅是錢,村民們都
聽過他的傳說,知道莊園內有不但處處都是監控、電網,有數十名精壯保安日夜
巡邏,有兇惡獵犬,甚至……據說還養了豹子,曾把入侵者咬得血肉模糊,一路
慘嚎著逃出來。

  能有種排場的,當然不會是普通人!

  村民們口耳相傳,這一位通吃黑白兩道的巨富,雖然是保全業起家,但背景
不幹凈,坐過牢,公司裏的保安各個涉黑,待他發迹之後,大刀闊斧,重拳出擊,
連連進軍汽車、房産、影視……名下公司遍布數十條産業鏈,每個月出入的金錢
都是天文數字!

  這幺一位巨富,能夠白手起家,創造自己的商業王國,當然是天時地利的配
合,不過,村民之中早有各種傳聞。

  有人說,那位巨富撈偏門起家,一路走來腥風血雨,金山銀山底下,埋著屍
骨無束;有人說,這位富豪得到國家扶持,這才能平步青雲;有人說,他用卑鄙
手段奪取了妻子娘家的所有資産,害得賞識他的老嶽父家破人亡;有人說,他做
夢夢到彩票號碼,財富得自天授……

  許許多多的流言,都隨著人們的好奇,都深鎖在美麗的莊園裏,刺激人們的
想像……

  黑色的名牌跑車,停在主宅門口,從車上下來一個西裝畢挺的青年,體魄健
壯,面孔英俊,金絲眼鏡調和了兇性,增添了幾分幹練,很難想像這幺一個叁十
出頭的他,已經是一個大集團的總經理。

  青年手裏拿著公事包,示意保安與管家把車停好,自己則快步走入主宅,穿
過富麗堂皇的廳房,來到後院。

  碧綠的草坪邊,是一個方形遊泳池,池水清澈見底。水花一閃,一條『美人
魚』破水而出,水淋淋的長發,映著一張青春美豔的臉。

  女子走上來,身著紅色的連體泳裝,在細腰的扭動中,圓臀晃動著迷人的旋
律。泳衣下露出的的兩小塊白臀肉,一動一動遊移著,挂在上邊的水滴,滑向大
腿,令人口幹舌燥。

  她上來的時候,青年正好經過,她抓起池邊椅子的浴巾,擦拭著身上的水珠,
「你又來見他?這次又是什幺事?」

  青年道:「有份公文,只有他親自簽字才能拍板。小火,這早上妳還下什幺
水,怪涼的。」

  這個姑娘名叫小火,挺有個性的。

  小火給自己擦著水,說道:「我好歹也是練武人,不怕的。」

  她猛搓著長發,隆起多高的胸部跟著顫起來,被青年看個正著。

  青年微笑道:「小火,你的這任男朋友怎幺樣?」

  小火停止動作,說道:「太嫩。沒戲。」

  青年勸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該嫁人了。」

  小火目光停在他臉上,嬌嗔道:「你都沒結婚,我還急啥?總之,他沒開口,
你也別催我。」

  她草草擦過,說道:「早餐差不多好了,哥,我陪你去見完他,一家人吃早
飯吧。」

  不管青年同意與否,挎上他胳膊,貼他身子,柔聲說:「乖,走了。」

  一同離開泳池,到後頭的花園去。

  花園之中,一叢卡羅拉月季旁邊,一個挺拔身影,獨自站立,似在欣賞晨光
中的花朵,六十多歲的年紀,頭髮花白,拄著拐杖,整個人卻如一棵青松,直挺
挺地矗立著,沒有一點衰老的感覺。

  小火把人帶到,吐了吐舌頭,轉頭就離開,青年有點無奈,但隨即整理心情,
往前走到老人身旁。

  已經許多年了,自身也早已是名聲卓著的辣手人物,不管在商場還是江湖,
但每次見到父親,都會止不住地緊張……

  青年站在父親面前,態度恭謹,老人目光直直看著豔紅的月季,沒有旁顧一
眼,只是問道:「有什幺事嗎?」

  青年緊張地說:「爸,馬來西亞那個開發案,談了兩年半,終于定案,預計
我方出資叁百五十億,其余叁成由對方以地皮參股,大概七年回本……這是報告
書,請你過目。」

  從公事包中取出報告書遞上。

  老人望著兒子朝氣蓬勃的俊臉,淡淡地說:「你是總經理,你自己做主就行
了。」

  沒接冊子,懶懶的樣子。

  青年彎著腰,恭敬地說:「爸,這筆生意太大,我和大家反覆商量,還是心
裏沒底,得請爸做主。」

  老人唔一聲,這才接過冊子,在幾分鍾內翻完數十頁的文書,道:「放手試
試吧,挺好的生意,你們幹得不錯,但有幾點要修改,首先,對方承諾提供的地
皮,使用時間是……」

  青年德連忙取出紙筆,在父親的口述下刷刷記錄著。記完,長長籲了一口氣,
「爸,還是你厲害,幹凈利落。」

  老人笑一笑,道:「沒有人天生什幺都會。這都是多年經驗積累的結果。你
接手業務時間還短,只要用心做事,後頭……可以做得比我好。」

  青年一一答應,說道:「爸,還有一件事兒,我得向你請示。」

  老人不語,靜靜地聽著。

  「近幾天出來一個什幺公司,領頭的是個荷蘭華人,一來就開了幾家夜總會,
與我們打對台,跟咱們搶客人。昨天還派人到我們場子栽贓販毒,簡直是不想活
了。」

  青年摘下眼鏡,一臉的氣憤,像只只發怒的獅子。

  老人沒有太大的反應,夜總會、高利貸什幺的,在自家生意中早就排不上號,
就算全部拱手讓人,也動搖不了根本,所需要在意的,是各方對此的反應。

  「……大家的反應如何?」

  老人聲淡如水。

  青年挺起胸膛,「從沒遇到這幺自己找死的,弟兄們都很氣憤,摩拳擦掌,
準備你一聲令下,大夥直接讓他們從這裏消失,這次連只手都不會給人找到。」

  壓低聲音,青年道:「方局也說了,只要爸爸您點頭,他負責善後,包管什
幺麻煩都不會有。」

  ……

  這些情況,在老人的預計內,幾十年打下的鐵桶江山,不是旁人隨隨便便就
能撬動的。

  ……

  昨晚的夢裏,他已經知道對方是什幺人,知道對方爲何而來,知道對方暗藏
著什幺底牌與陷阱,那絕不只是枱面上顯出的這些小東西。

  ……

  但……那又如何呢?

  同樣藏起爪子誘敵的,自己又如何不是?如果自己有那個意思,對方會發現,
他自以爲精巧的陷阱,自以爲隱藏很好的強大實力,還有他早已聯絡好的盟友,
全都會在瞬間被輾成糜粉。

  因爲,和如今的自己相比,他們就只是可以一指隨意輾殺的弱小東西……如
果自己有那個意思……

  老人合眼,足有十幾秒鍾,睜開眼時,聲音平淡如水。

  「即刻起,處分掉所有的産業,包括所有的股票、公司、房地産,還有酒吧、
賭場、夜總會等等,把資金轉移到……英國吧!」

  「是……啊?爸!」

  青年一下傻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東西,父親才六十出頭,不可能這
幺早就腦子出問題啊,明明只是一群弱小的烏合之衆,輾死就是了,不輾死也沒
關系,卻爲何要……

  老人擡頭望著遠方的天空,正有幾朵雪白的雲飄著,輕快而活潑,或許……
人生不外如是……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早已經玩厭的遊戲,就該抽身出去,
尋找新的東西,只是……

  老人望著白雲,靜靜說道:「你知道嗎?我最近常常想,如果你母親還在的
話,我甯願一輩子只是個修理廠的小工人。」

  青年一震,靜靜地站在父親身旁,一起看著天上浮雲,任思緒飛馳,無數的
回憶如走馬燈般倒轉,時間仿佛回到幾十年前,那間隨時破産的小車廠,一切故
事的開始……